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本周热点

《燃烧》影评,含剧透,慎点

2019-01-26 13:101号娱乐平台用户登陆编辑:admin人气:


《燃烧》是李沧东导演根据村上春树的短篇《烧仓房》改编的电影,同时也糅合了威廉·福克纳的《烧马棚》。这两本书我都没看过,所以解读只是围绕电影。

燃烧不能归类为单纯的悬疑片,因为所有人的动机都是非世俗的,更多的是精神上的。影片处处充满了象征和隐喻,虽然带有批判现实的色彩,同时也脱离现实。

一、底层和上层的对立和割裂

钟秀和惠美都是底层的代表,电影用简短的对白和大量的镜头语言向观众传达了这些信息。

男主钟秀小时候父母离异,母亲出走杳无音信,姐姐出嫁成家不怎么联系,父亲伤人被判刑。专业是文学创作的他毕业后,靠送快递为生。同时一直在写小说,想成为一个作家。钟秀的性格稍显木讷,不善言辞,这在他和女主惠美,和男二Ben的交流中,都能感受的出来。

而惠美则是被家人排斥,欠了很多卡债,整容后在城市颠簸的年轻女孩。欠卡债和被家人排斥虽然在电影后期才体现,但通过她的住所,生活状态等电影语言观众也能看得出来。

与之对立的,就是男二Ben。他住在江南,开豪车,不工作,抽大麻,整日和朋友聚会。同时电影模糊了Ben的职业和财富出处,全程没有交代他是做什么的,为什么年纪轻轻就这么有钱。因为这不是重点。在这部电影里,Ben是一个符号,是韩国上层阶级或者说年轻财阀的化身,如果太具体了,反而会失去很多象征性的意味,也限制了观众的想象。

除了这三个主线人物本身带来的对比,还有一处最能体现底层和上层对立的地方,就是Ben的聚会。电影里Ben两次开聚会,都是带当时的女友见朋友,其中一个是惠美,另一个是化妆品柜员。两人在聚会上的表现都非常相似,手舞足蹈,夸夸其谈。同时,Ben却打哈欠,显示了对女友的言谈根本不感兴趣,而Ben的朋友,则是一脸暗暗的鄙夷和嘲讽。

比这些肉眼看到的物质对比和轻蔑,更可怕的是Ben话中的隐喻。Ben把这些处在社会边缘的年轻女孩比做“塑料大棚”,觉得她们毫无价值且碍眼,被烧掉了,也不会有人知道。这简直是赤裸裸的践踏。

二、两个阶层年轻人共同的精神空虚

惠美和钟秀作为底层边缘人士,是物质、精神双失。而Ben作为年级轻轻已经实现财务自由的上层人士,同样也被精神空虚缠绕。

海美学哑剧、去肯尼亚旅游,寻找饥饿者之舞,都是想排解这种空虚,然而这更加重了她经济的困难,转而不得不违背自己的意志去依附Ben;钟秀想要成为作家却不知道要写什么,喜欢福克纳的他内心复杂压抑却无处排遣;而Ben,说只有在烧“塑料大棚”的才能感觉到活着。

三个人在钟秀家看晚霞吸大麻时,阶级对立短暂的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笼罩在三个人身上不分阶层的虚无感。惠美在晚霞中的舞蹈,是本片的高潮之一。

三、精神空虚带来的自毁倾向

Ben在看晚霞的晚上对钟秀吐露自己有烧“塑料大棚”的癖好,节奏是两个月一次,又说这次要烧的就是钟秀附近的。在惠美失踪后,Ben应该能明显感觉到钟秀在观察他,跟踪他,却毫不避讳,保留惠美的猫,邀请钟秀到家里,让钟秀见证下一个循环,继续透露关于烧“塑料大棚”的信息,甚至很多语言像是在挑衅。

做为一个表面绅士内心残忍的连环杀手,Ben这么做,无疑是在暴露自己的犯罪。而当最后钟秀拿刀刺向Ben之后,Ben的表情既不惊讶也不愤怒更没有恐慌,而是解脱后的平静。所以有理由相信,即使是烧“塑料大棚”也不能真正排遣Ben的空虚,不管是下意识还是潜意识,他都有自毁的倾向。

除了上面三点,其它诸如借惠美同事的口批判男权、Ben对钟秀隐隐的好感、边缘人士的被忽略、童年及原生家庭的影响在电影里也都有体现。

整个电影的基调虚虚实实,似有似无的猫,无法确定存在与否的井,无人应声的电话,导演刻意用这种方法表达出一种抽离感,加重电影虚无的基调。

而最后钟秀杀死Ben,是否是烧“塑料大棚”的另一种延续呢?

(来源:http://poyhadg.cn

  • 本网所有作品均来自互联网共享,转载请必须注明出处,1号娱乐平台用户登陆所有。
  • 如涉及侵权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与本站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

返回首页